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赵州桥行走谈  

2011-08-03 08:11:07|  分类: 萍踪林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小学课文里 有一篇文章名《赵州桥》,几十年了,至今不忘。但真正一睹此桥芳容,时至今日。我和萍儿一早出发,沿G4高速公路前行,转G20,赵县出口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萍儿:赵县就是古赵州吧?

        枫林:是的,它应是有历史和故事的地方。

        萍儿:听说它是北齐改殷州设置 ,唐朝治所移至这里。

        枫林:不是吗!历史沿革多变迁,上世纪初,废州 为县。

        下了高速,一转就到了。现在这里已然成为了景点,造了个像模像样的大门。进了大门,左前方有一块红色碑墙,镌刻着茅以升的《中国石拱桥》一文。介绍了赵州桥的构造、建造、历史。我们略作浏览,便前去看桥了。

        萍儿:茅以升老先生是我国桥梁设计方面的权威。他碑文里说,这座桥建于公元605年左右,到现在应有1400多年了吧?

        枫林:这座桥过去也叫过安济桥,是世界上建造最早、使用时间最长的一座石拱桥。

        萍儿:好家伙,你用两个“最”,其实,它的设计和工艺在桥梁史上也堪称典范。

        说话的当儿,已到了桥头。我们怀着惊奇的心情,欣赏着心中久仰的、陌生又有些熟悉的石桥。

        枫 林:这就是我们心目中的石桥啊!

        萍儿:似曾相识旧时客。

        枫林:同感。你看它巨身凌空洨水,稳重不乏轻盈。

        萍儿:哦,线条很柔和,轮廓也分明。具有鲜明的民族风格。这在当时应是很先进的艺术和施工技巧。

        我们走下河堤,来到桥旁,亲手触摸一下桥身。滑滑的石面,很有质感。千百年来,风风雨雨,石缝对接致密,如同一体。这时,我想起工程质量问题。一个工程,从设计、选材、施工,都要注重质量。所谓“百年大计,质量第一”。其实,有的工程何止百年,赵州桥不就是优质工程的样板吗!可现在不少工程,一年建,二年修,三年毁。设计不合理的有之,偷工减料者有之,赶工期进度的庆典献礼工程有之,真堪忧啊!

        萍儿:在想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 枫林:现在的工程质量问题。

        萍儿:还真是,就说这桥吧,远的不说,近几天就有记载几座桥出问题。江苏盐城通榆河桥、武汉黄陂高架引桥、武夷山公馆大桥、杭州钱江三桥。真是扎堆得毁桥。以后呢?

        枫林:表面时是工程问题,实际上是社会的浮躁、急功近利,道德滑坡,诚信缺失。

        萍儿:官商勾结,贪污腐败也有。

        几位女孩在桥的小拱里照相,欢笑声不绝于耳。我们来到博物馆,看到了唐张嘉贞的《石桥铭并序》。世人是从这篇文字里,得知这座名桥是由隋匠李春所造。

       枫 林:萍儿,你看,铭文里就说,这桥“制造奇特”、“用石之妙”。

        萍儿:看不大清。哦,那里有一句,“嵌四穴盖以杀怒水之荡突”,是说那四个小拱的吧?

        枫林:聪明妞。里面说“通济利涉”,是说他的功能的。

        这时,看到几块栏槛华柱,石头斑驳。我们恍然大悟,这才是历史上的桥栏:书上说的“龙兽之状,盘绕挐踞,若飞若动”。

        萍儿:沧桑啊沧桑!

        我们禁不住冲动,再一次从桥上走过。真有种“水从碧玉环中过,人在苍龙背上行”的感觉。那不是吗?我们看到了传说的驴蹄子印和车辙,想起了鲁班一夜造桥,张果老褡裢里装着日月星辰、柴王爷车上装着三山五岳过桥,鲁班见势不妙,勇敢跳水救桥的故事。科学的归科学。其实,这些印痕,是1066年石桥第二次修缮时,石匠们总结桥东侧拱圈外倾斜的经验,为防止东拱圈再发生外倾斜,而划出的外控线;桥下的“手掌印”,则是石桥万一裂缝出危险,那里作为支撑点,是保护石桥的最佳位置。但传说的归传说。老百姓仍然津津乐道,世世代代传说着这个美好的故事。这不,桥头就卧着一块石头,上书:神桥。

        我和萍儿走下桥来,不远处传来悠扬的歌声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赵州桥来什么人修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玉石栏杆什么人留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人骑驴桥上走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人推车压了一趟沟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赵州桥来鲁班修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玉石栏杆圣人留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张果老骑驴桥上走,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柴王爷推车压了一道沟……

          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7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