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青涩的瓜果  

2011-11-07 08:27:32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成熟的 瓜果,香甜可口,看之诱人,食之宜人。但那些青涩的瓜果,倒勾起我对青少年时期的甜蜜回忆。

       孩提时代,五六个村童,都是耳鬓厮磨的小伙伴。炎炎夏季,大家几乎一个夏天都一丝不挂,坑塘更是我们消暑的好去处。那时地下水位高,地表水也丰富,村村乡乡都是沟满壕平。整个上午,我们都在村边水塘里嬉戏。比赛踩水,看谁上半身露出水面多;扎猛子,看谁憋气时间长;打澎澎,看谁跑得快。我们很快又饥又饿,好在岸边就是瓜田。这时我们会趴在壕沿儿,看看有没有看瓜的老头。趁没人的空,大家一溜烟跑去,不问生熟,摘下就跑,跳入水中,大快朵颐。一次,我们险些被抓个现行。看瓜老头明明看见有人摘瓜,跑到沟边,没有了人影。原来我们都扎猛子藏在水草下。其实老头也不是太认真,生产队的瓜,少几个也不碍大事。“谁家的混小子,抓住可不饶你”!喊几声了事。人一走,我们钻出水面,立刻把“偷”来得瓜“共产”了。

        后来到了上学的年龄,渐渐学着大人的样结交朋友,其实就是几个同学,经常在一起玩罢了。我的母亲很喜欢这几个孩子,时常留大家吃饭。晚上时间晚了,有的同学就留宿我家。有个同学还几次尿湿了我家的被子,成为我们长大相聚时的笑谈。当然,这是后话。一次吃晚饭,我发现家里还有大半瓶酒,提议尝尝酒的滋味。大家赞同。我们就着青菜萝卜喝将起来。不一会,酒就喝完了。少年不知酒滋味,原来喝了酒头会懵懵的,身子也飘飘的,有些舒服。我送同学回去,路边有一片瓜田,月光下,一只只甜瓜睡在那里,透着清香。我们便不由分说,摘将起来。同学走了,我回到家里,瓜还没来得及吃,酒劲来了,倒头便睡。第二天一醒,发现父亲站在床前。他问我哪来的瓜。我这才想起昨晚的事,就如实告诉他“偷”瓜的经过。这次父亲差点要揍我。但还是告诉我,你不是玩孩子了,不是自己的东西,是不能要的。他给种瓜人家送去了我没吃的两个瓜,并道了歉。

        1972年,我升入高中学习。那时功课不紧张,同学们都是一身轻松。初夏的日子,太阳还老高,就已放了学。大家无事就往校外溜达。校园外就是一个小村庄。一天,我和几位同学来到村前。村前是一条小沟,小沟的流水很浅,刚没脚踝。我们把脚放在水里,说笑着,玩耍着。水沟的对岸种着几畦黄瓜。有个同学问我,你能让我们吃到黄瓜吗?我说,你傻呀,黄瓜还不到采摘的时候。他说,嫩黄瓜才好吃呢!我说,咱们试试吧。我们趟水过沟,来到黄瓜园里。见一位中年人正在浇园。他见我们来了,很是客气,停下手中的活和我们搭讪。园里的黄瓜正在成长,有的一身刺还没有谢花,绿油油的让人垂涎。老人说,我摘几根黄瓜给你们吃。我说,还没长大呢。他说,啥时吃不是吃。说着,摘下几根大些的,在水里洗干净,硬塞进我们手里。我们想为他浇水,他也不让做。从此,我在同学们心中的印象大好。后来,有同学问我,以后几次去村子,那人怎么没让他们吃黄瓜呢?我笑答,你以为你是谁呀,我是他的女婿。同学以为我开玩笑。其实,我那时正与老刘处对象,老人正是她的父亲。准岳父见了准女婿,不让吃瓜才怪呢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