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乡人老乐子  

2012-09-27 17:53:40|  分类: 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好久不回家乡,很多乡人乡事差不多都忘却了,但前村老乐子的往事倒经常活跃在心里。

        老乐子名敬乐。他是一个有点文化的人——曾毕业于县幼师学校——还有他的妻子。幼师毕业后,他们同时很幸运地有了第一份工作,双双被分配到乡村小学任教。不知是时运不济还是眼光不长,1962年农村实行包产到户,夫妻俩又自愿下放农村,参加农业生产劳动。那时年轻人的月工资只是十几元钱。如果在农村分到几亩地,一年的收获会更加可观。但谁知道这个政策会那么短命呢?我不知道他们下放是自愿呢,还是“被”自愿,或许还有其他的什么原因。

        到哪山砍哪山柴吧!老乐子夫妻二人就在村里过着自己的生活,倒也快乐。几年后,夫妻育有一儿一女两个孩子,更增添了家庭的乐趣。他有点文化,能说会道,加之他名字后一个字是“乐”,整天乐呵呵的,乡人都称他乐子。

        我家和乐子交情不错。这事要从一个事故说起。我们两村紧挨着,相距不过半里的样子。1960年代初,我的堂姐就嫁他村,和他是邻居。姐夫和他平辈。当时农村有个风俗,生了孩子为了好养,要打个干亲,送给别人当干儿子。当然,打干亲要挑脾气相投的人家。乐子的儿子出生不久,就给了我姐夫做干儿子,可见两家的关系很不一般。那时他们村有座油坊。榨油前,要先把芝麻、棉籽在碾盘里碾碎。碾盘中间有一根轴,外围是一个直径七八米的碾道,一根木杆连着轴和高而薄的石头碾子。碾原料时,用牲口拉着木杆,驱动碾子在碾道里圆圈儿转。当时农村小孩玩的地方很少,油坊就成了他们的好去处,他们尤其喜欢到碾房里,可以坐在转着的木杆上,边逗趣,边吆喝牲口。其实这是很危险的,一般大人不让小孩子坐在木杆上。问题就出在乐子的儿子是我姐夫的干儿子。正月十四那天,我姐夫在碾房碾芝麻,涌来一阵小孩要坐碾杠。姐夫赶走了其他孩子,一个小孩就是不跑,他就是姐夫的干儿子。不跑不跑就算了,姐夫以为,睁大眼睛看着一个小孩,不会有事的。谁知这时牲口撒了欢,小孩一下子闪下木杆,滚进碾道……这事当时轰动几个村。我那时还小,说是有个小孩被碾住了,还跑得到医院看热闹。我看到一堆人在哪里哭得十分伤心,听说小孩头被碾破,到医院抢救无效,一会就死了。

        这件事处理不当,对我姐姐一家肯定不利。事故本身对乐子的打击也很大。出于同情和有利于事情的处理,我伯父和父亲出面,请请乐子。当时真担心他不给面子拒绝,或者来了要价很高,说一些难听的话。谁知他按时来了,没说什么难听的话。说话间,还安慰我们,大家都别太难过,这是自己和孩子的命该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 他接着讲了有关“命”的事:几年前他在县城读书,一天遇见一位看相的老者,须发皆白,仙风道骨。他让老者为自己看看相。 老者说:“问什么,你直说吧。”“我以后前途咋样?“干景(事)不大,七八年吧。”“家庭呢?“你是说媳妇吧,和你差不多。“孩子呢?“你命里有两个儿子。记住,那个眼下有痤子的活不长。”

        他接着说道:“不是发生这事,看相人说的话早忘了。现在想想,他说的还真对。我和老婆都是幼师毕业,两头挂橛,干了七八年下放了。再说这个  孩子吧,他的左眼下确实有个痤子。还有,我今年五更里放开门炮,本来拿六个炮,不知怎么就拿了五个。五个炮不知咋的,就放响一个——这不是一拾(十) 四吗?小孩出事,就是十四那一天呀!这是命里注定的事,就该这样,你们也不要太难过。”  

        我们感谢乐子的大度,对孩子的不幸,他当时什么也没有追究。从此以后,与姐夫 两家处得还相当好。两年后,他真的又生了一个男孩。这是不是命里早就注定的,真的说不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 不几年,文革开始了。当时社员劳动积极性不高,出工不出力的现象很普遍。干一会活,要歇很长一段时间,大家便要求乐子讲古籍,一个故事他能说得天花乱坠。后来晚上吃过饭,一群人在一个偏僻的小屋里围着他,听他讲《三侠五义》、《三国》、《水浒传》,书讲得虽不怎么专业,但也聊胜于无。要知道,当时讲这些东西是犯错误的。他确实给大家创造了不少的乐趣。

        再后来,他的妻子当了民办教师,1990年代末转了正。家里有了固定的收入,按说日子应该过得好了。但他的儿子出了事,常年有家不能回。他一个人在家,生活肯定很孤寂。但他是个聪明的人,他需要乡人认同。他竟做起了风水先生。“秀才学阴阳,三天两后晌”。他干得还不错,十里八乡,经常有人请他,看宅子、看坟地。人们都说,这事“不能全信,不能不信”。再开明的人家,看看也不妨碍,反正不花费大钱头;如果不看,乡人议论不说,如果真有个天灾人祸,可就找到了由头。大家都有从众心理,他的生意还不错。年纪大了,大家把他叫作老乐子。

        这个开始的教书“先生”,其生命结束于阴阳“先生”。几年前他病死在自己的老屋里。(2012年2月)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