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老龙家后秋斩兵  

2012-04-23 09:09:53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我的村庄后面过去——1950年代前——有条官道,隔路有个围寨,四面环水,中间略高,南面有个出口的那种·。那里可能是一个古村落遗址。不知为什么,村里人叫它老龙家后。

        我记事时,老龙家后的围寨里仅住有三四户人家,有点荒凉。但我们还是经常去玩。因为那里有一个美丽的传说,发生过一个令人恐惧的事件。

        美丽的传说令我们神往。说是老龙家后是块风水宝地,养有一窝金鸡,还有一匹金马驹子。幸运的人,可以看到,一只金母鸡,领着一群毛茸茸的金鸡娃在觅食。说是上辈就有位老人看见过,但转眼间就不见了。老人说,这是他命里不该得到这些宝贝。至于金马驹子,很早有一位老辈人,不但见过,还伸手抓住了它的耳朵。结果一用力,把耳朵拉掉了。先人说,命里没有莫贪多,自己命里只应得到一只金耳朵。他用那只金耳朵置买田产,过上了丰衣足食的好日子。我们常去那里,就是怀揣着一个让人心跳的梦想:不知哪一天,幸好能得到金鸡和金马驹子,得不到能看看也好。但好运始终没有光顾我们哪一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 更吸引我们的是那个恐怖事件。围濠的西边,曾经斩过一个兵。大人多次讲过这个故事,虽每次的版本都有出入,但大致情节是一样的。说是1940年代吧,某年秋天的一天晚上,我们后面的村子住进一个营的国军。兵荒马乱的年月,经常有部队来来往往,人们叫作过队伍,这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。部队一般都是借住民房,有任务就开拔。

        可那支队伍在我邻村住宿时发生了一件可耻的事。天明部队要走时,一个女房东到长官那里哭诉,夜里一个兵奸污了她十七岁的女儿,她的女儿自觉无脸见人,正在家寻死,家人看守不住。长官听后,忙跟着妇人前去查看。果不其然,一个姑娘瘫在床上,以泪洗面,痛不欲生。当时,家人已找来族长交涉,要求惩办罪犯。这个长官也是一个比较正派的人,看到姑娘悲惨的样子,心想这事一定毁了她的一生;况且军队是有军纪的,自己的队伍哪能容得害群之马。他对那家人和族长说:“那好吧,你们找出这个东西,我来严惩他!”部队有200多号人,一样的衣服,差不多的个子,主要是在夜里行事,也看不清面孔,怎么找这个人?长官说:“部队列队,我来训话!”队伍很快集合好,长官训话,要求作案的人自首,争取宽大处理。否则,严惩不贷。但无论怎么说,就是没人自首。长官又说:“队伍要出发了,我们的人一个个从姑娘的眼前过,你指认可以吧?”大家认为长官说的也是理,又没有其他办法,就同意了。士兵依次从姑娘的面前走过,眼看快走光了,也没有认出那个人,其实也真认不出那个人。突然,姑娘大喊起来:“他还偷走了我做的鞋!”原来,这姑娘正待字闺中,她给她的男人做了一双鞋,就放在床头。而这凝结着自己心血的新鞋却不见了。她又大哭着说:“准时那杂种拿走了。”长官听了,忙命令队伍停下,让士兵全都解开背包,仔细检查,发现带有新鞋的立即报告。

         这一招很有用,很快事情就水落石出。一个兵的背包里就藏有姑娘的新鞋子,他当时已走到我们村后围濠西边的一棵歪脖子树下。于是,偷情的士兵被捆绑在树上,队伍又在树下集合。长官训话,村人前来围观。训话毕,长官让其他士兵依次打肇事者一个耳光,骂声不要脸!最后宣布处死。有的说是枪毙的,还有的说是用刺刀杀死的,反正是被处死了,就死在那棵歪脖子树下。有的说队伍给了姑娘一些钱,有的说没有给。这姑娘是谁谁的姐姐,谁谁的姑姑,后来觅死不成,夫家又退了婚,不得已嫁到远方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