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家乡玄阳  

2013-03-13 09:23:18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家乡情结人人有之,而我尤甚。

        我生于斯、长于斯的地方叫原墙,古称细阳,取细水之阳之意。家乡的母亲河,黑茨河,即古细水,细阳临河而建。那时,东至蒙城,北至亳州,西至沈丘、项城,南至颍州,方圆几百里,中间没有比其更大的集镇,细阳无疑是该地区政治、经济、文化的中心。据史书记载,楚惧秦逼,考烈王50年(前253年),于陈(今河南淮阳)迁都至此十二年。堂堂国都,不堪为“细”,遂改细阳为“巨阳”。楚都后再迁寿春,不久,汉高祖二年(前205年)于此置细阳县。后县或名宋,或名颖阳,几度废省,历经沧桑。唐贞观元年于细阳置百尺镇。宋开宝六年,于百尺镇设立万寿县。传说因县城关不住犯人,又说是断了地脉,本地原来要出八大将军,结果却出了铁匠、木匠、油匠、银匠、石匠、篾匠、铜匠、泥水匠等“八大匠”,县遂改名泰和,治所迁至颍河左岸今旧县镇。传说不足为训,一县之更名迁治,肯定另有政治、经济文化诸因素,绝不会轻易为之。后镇更名为玄阳,具体时间无考,何以为名,也无考。当时玄阳是可与朱仙镇齐名的著名大镇。清康熙年间,避康熙讳,改玄阳为谐音原墙,但老百姓仍称玄阳集或玄集。

        古代城建,甚在意堪舆,讲究风水,其实就是地理环境。

        地势很重要。古人择水而居,据阜为家。细阳(巨阳)、玄阳古城均据高地儿临茨水。楚国都巨阳的遗址在镇子的西北,现在人称城岗。现遗存有直径约两公里的土围子,高出地面一丈余,极像一个小盆地。小时候去那里玩,经常看到很多的砖头瓦块。农民拉土,一车土能检出一大筐,大小薄厚不一,花纹各异。老辈人说,这是细阳古城。现代的集镇就是万寿县的治所了,还保存着县城的规制。东西两条街均长1500米左右,人称三里地长街。垂直交叉的大街口是全城的制高点,伫立于此,举目四望,真有点居高临下之感了。家乡有俗话称,“谷堆玄阳,气死龙王。”一说是地势高,客水难犯,成不了灾;二说是排水好,再大的雨水,瞬间可淌进海子,流入茨河,不能成灾。真的,玄阳两千多年历史上,竟无大水成灾的记载。玄阳南北大街的东侧,东西大街的南侧,均有一条丁字街与之平行,街道外围是城墙、护城河,建有东南西北四门,加上小南门,计五门。只是不知什么时候,人们管城墙叫寨墙,城门叫寨门,城外叫寨外了。1940年代,城门、吊桥犹在,父辈们为躲避兵荒马乱,还“进城”跑反。玄阳有着自己的景致,人们概括为:西门以外一溜长江,南门以外百柳成行,东门以外陆军学堂,北门以外万寿山为王。“长江”指的就是茨河了,那时水运发达,应是樯桅林立,百舸竟发,好不气派。“南门外岸柳百行”,应是很美很美的自然景观。春到柳梢头,人约黄昏后,绵绵的情意,窃窃的私语,折柳送别,两心依依。柳荫消夏,雨后徜徉,真的惬意非常。陆军学堂,则是新潮的东西,就在我家附近。驻军早是没有了,但学校保留至今,我也曾是她的一名莘莘学子,承其荫泽。万寿山是万寿县存在之佐证了。万寿登高,赏菊赋诗,是时尚文人骚客的事,也为凡夫俗子们所钦佩无比。后来,我多次探寻万寿山的遗迹而一无所获。1950年代初,北面的城墙平掉修了公路,其他的则坍塌倾颓。不过,在我们小孩子眼里,成了陡坡的城墙还像是高不可攀的样子;海子也很宽很深,乡亲凑份子养鱼,里面好像有捉不完的鱼。每年中秋节,大人们抬着大网,在海子里捕鱼,我们也去忙着混水。一家能分到两条鱼,打打牙祭,也真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 人文环境也很重要。过去玄阳集上,从东到西有三座古庙,曰人祖庙,火神庙,华佗庙。这是人们安顿心灵之处,也是教化一方的净土。人们在哪里接受原始而朴素的福祸善恶的教育,可能由此形成健康良好的世界观、人生观、价值观。小时候母亲常对我说,要积德行善呢,善有善报!作恶要下油锅的,不得好托生。玄阳集每年有三月三、九月九两个庙会。既可了却人们上香祈祷、许愿还愿之意,更是一个人间交往、物资交流的平台和盛会。三月春暖花开,人们怀着美好的憧憬走上街头,谈谈情,说说爱,此情此景,不亦乐乎。九月农事已毕,大家拥抱丰收的喜悦,相聚甚欢。婆婆妈妈,家长里短,老友老酒,开怀畅饮。此情此景,不亦乐乎。听父辈人讲,1930年代,民国时期吧,玄阳逢会还能惊动百把几十里的人。每逢会日,人们提前几天,赶着太平车,拉着大闺女、小媳妇来赶会。集外能排几里地长队。卖烧饼、丸子汤、杂烩汤的的摊点云集,叫声连天。街上更是车水马龙,水泄不通,人们摩肩接踵,好不热闹!

         时代在前进,家乡也正在城镇化的进程中。不久前回了趟老家,看见街道拓宽了,楼房长高了,海子填平了,城墙更无踪影了。只是面孔与其他城镇已无二致,应有的“古”味和特色全然不复存在了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8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