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儿时家乡的街景  

2015-09-21 08:22:33|  分类: 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       佳节思亲,亦思乡。夜里梦见了儿时家乡的街景。

        家乡小镇古为细阳,取细水之阳之意。楚惧强秦,曾迁都于此,更名巨阳。该说县志有记。后来汉置细阳县,为县治所。晋费细阳,唐置百尺镇。宋设万寿县,为县治。历尽沧桑,县费城移,降格为镇,名曰玄阳。清为避康熙玄烨讳,改为原墙,但民间仍称玄集。我记事起,小城的踪迹只有一圈护城河围着的断壁残垣。 城内纵横交叉着四条主要街道,分别通向东南西北四门和小南门。其中东西街道是主街,有三四里长,与两条南北街交叉形成大街口和小街口。大街口是制高点,也是小城的中心。小街口为丁字街,当街一棵大槐树,遮了多半个街。千百年来,这里居住的都是寻常百姓,也有一些当地的大姓。东头的大姓为桑,其中一个大户做过民国的省议员,曾良田百顷。 他家的宅院后来做了区镇的公所。向西依次为阮、蒋、吴几大姓。西头的吴家更是了得,民国出了一位国大代表,后来官至美丽岛“部”级高干。当年,其在家的弟弟拥有几杆枪,算是武装力量了,便狐假虎威,做了地方的联防区区长。

        小镇虽几度曾为县治,但街道很窄。据说古代县城范围大小、街道宽窄是有规制的。后来看到一些老县城,老街道也是差不多宽。街里的胡同更窄,有一条叫游胡同的,只有一米多宽。镇子是周围几十里出了名的大集市,每当集日,百姓云集。特别是农闲季节和春节前、三月三  、九月九等节日,更是人山人海。人们习惯在街旁摆摊设点,售卖一些农副产品。人多的时候,摩肩接踵,水泄不通,人们不得不把篮子什么的举到头上。我记事时,街东头有柴禾行、粮食行,小南头有一个猪羊行,北头有一个牛行。家里有剩余粮食、柴草,自家养的猪、牛、羊,到行里去交易。卖东西时随着大人去,有时还可以买个烧饼打打牙祭。记得一次随伯父卖猪,卖了猪到饭店,伯父五角钱给我买了一碗杂烩汤。那可真叫美味呀!1960年代镇子有两家国营饭店,饭店差不多只供应油条、杂烩、丸子汤,吃桌餐喝酒的几乎见不到。买油条还要排队。记得那个卖油条的姓夏,年纪一大把。一次,他卖油条时,同意一个老头加塞先买,称还给的高高的。大家有意见,他反驳说:“他是我爹呀,我照顾他!”后来有人笑说,那老者真是他爹。小街口有个卫生所,人们头痛脑热省不掉去那儿买药。两个大夫一姓祝,一姓张。姓祝的瘦高个子,像个火柴杆;姓张的肥胖富态,怕有二百多斤。他们当街一站,就是一道风景。街口朝西还有三四家商店,出售百杂五金布料。记得那时买什么都很难,凭票供应。其中卖布要一人一人几尺几尺地撕,很慢很慢。那里也最拥挤。一个姓宫的售货员,被人们称道。卖布时,只见他喳喳几下量好布,用牙齿在布边咬个小口,顺手撕开,又几下叠好,收钱找钱,眨眼的功夫。我也很佩服他心灵手巧。后来有缘,他的儿子做了我的学生,我到他家做过家访。

         年龄小时,赶集买东西多是大人的事,但稍大些有时也能帮点小忙。记得最多的是帮父亲买纸烟。那时纸烟算是奢侈品,父亲平时只吸旱烟袋。遇上来客,让我到集上去买。好在集头就有一个烟摊,一个姓栾的老头,高高的,虾腰,瘦小的面孔,架着一副老花眼镜。我递上几分钱,买几支烟。那时买烟一般买不起整盒的,大都论支买。碰巧时带个烟盒,多数就把烟装在口袋里。便宜的烟质量差,跑到家,烟丝已经掉了不少,两头都是空的。如果打酱油、醋,要跑到集西头,路远,看的景致自然就多。喜欢看的是卖八大味全材料、卖钢针的。那个卖全材料的摊位,父子俩一唱一和:“眼是观毛珠,嘴是试觉神。吃个鸡,炖个鱼,炒个蚂虾避腥气。大茴香,小茴香,陈皮、肉桂都包上。有紫苏,有藿香,砂仁、豆蔻也别忘。往这偎,往这瞧,买的买来包的包,左邻右舍也能捎”。两人喊得两嘴角喷沫,声音沙哑,可想生意也不错。卖钢针的面前放一块板子,手捏一撮撮钢针,随手甩,钢针均匀地直扎在木板上。记得卖针时还唱着歌,很顺嘴好听,但唱的是什么倒忘记了。那时街上有个修鞋的鞋匠,鼻子烂得差不多成了一个洞。他整天膝盖上放着一块布,埋头给人家修鞋。想不到几年后他也有了艳遇,与一个不谙世事的学生偷欢。

        上学以后,就很少到街上闲玩了。不过,街口东边的刘氏笔庄是常去的。那时写毛笔字,大字笔、小字笔,一学期要买几次。笔庄旁边住着一位姓刘的同学,小时候长得肥嘟嘟的。因比我高一届,不太熟悉,也不怎么说话。五年级时,她不知怎么留级到了我班,幸好和我同桌。她父亲在新疆,小学毕业她去了那儿。又过了六七年,我高中毕业了,回乡劳动。她从新疆回,到我家看我,又邀我到他家玩儿。她问我:“你上学的时候怎么恁老实,什么也不懂吧?”我们相视一笑。这是后话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8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