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诗之解读  

2015-01-12 09:32:35|  分类: 悦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凡为诗,讲立意。但立意未必均须高远。一首诗,或为情,或为景,或为秘而不宣的心声。挚友闺蜜,以诗相和,嬉笑戏谑也未尝不可。但诗写出来,就任人解读了。如一千个读者,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。仁者见仁,智者见智,这也是常理。但对名人名诗,往往过度解读拔高,上纲上线。
        “横眉冷对千夫指,俯首甘为孺子牛”,可谓名人名诗。老师教过我,我也教过学生。说是鲁迅先生面对敌人白色恐怖,是如何立场坚定,旗帜鲜明;对待人民大众,是那样的谦虚谨慎,任劳任怨。“孺子牛”,更成为“人民公仆”的标准像。近读郁达夫文,方知先生写此诗立意远没有这么高。说是鲁迅老来得子,喜在心上。遂对母子疼爱有加,老是宅在家里照顾老婆孩子,烧饭喂奶,无微不至,连好友间的聚会应酬也很少参加了。好友们一个个戏谑他:一个男子汉竟如此婆婆妈妈。在一次与好友郁达夫先生的酒宴上,写诗应答,予以“回击”。得意之情,溢于言表。原来那“千夫”乃是“同党”,“孺子”则指儿子。“我为老婆儿子做牛做马,自己愿意。你们这些鬼东西,就笑话吧!绍兴老酒?馋死你们!”
        对名诗的过度解读是有传统的。我国最早的诗歌数《诗经》。千百年来,释《诗》的著作汗牛充栋。但也发现不少过度解读,故意拔高的痕迹。《邶风  简兮》:“硕人俣俣,公庭万舞。有力如虎,执辔如组。左手执籥,右手秉翟。赫如渥赭,公言赐爵。……云谁之思,西方美人。”诗很好懂,一个花季少女,观看一场舞蹈。舞者是一位高大魁梧、英俊潇洒的美男子。暗恋之情,油然而生。“这西方的美人啊,是这样的让我牵肠挂肚!”可传统的《毛诗序》和朱熹的《诗集传》认为,诗的主旨是讽刺卫王的荒淫无度,治国无方,不能任贤授能,使贤者居于伶官之位。《小雅  鸳鸯》前两节:“鸳鸯于飞,毕之罗之,君子万年,福禄宜之。鸳鸯在梁,戢其左翼,君子万年,宜其遐福。”诗歌描写了一对鸳鸯,在池塘里悠闲自得,恩爱备至。用来比喻夫妻和情侣情投意合,比翼双飞。这是一首祝贺新婚的诗,比较贴切。而《毛诗序》认为是”思古交于万物有道。刺幽王也。”看不到其关联,倒是注者解读,想得高远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1)| 评论(16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