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我说娜塔莎  

2015-07-06 08:11:30|  分类: 悦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娜塔莎,托尔斯泰《战争与和平》里一位普通女性。其形象鲜明、生动,使人难以忘怀。
        她是一个天真烂漫的姑娘。在书中,她第一次出现在自己和母亲的命名日里。那一天,莫斯科罗斯托夫家嘉宾满堂。大人谈话间,一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跑进来,在屋子当中站住了。“她是跑滑了脚,才冲出这么远。”娜塔莎就这样如同惊鸿一瞥,来到读者面前。当时姑娘的父亲老伯爵从椅子里跳起来,伸开双臂,迎接女儿。称她为“我亲爱的小寿星!”女客祝她生日快乐,并夸她是个漂亮的孩子。下面,作者细致描写了这个小姑娘:黑眼睛,大嘴,不漂亮,但很活泼,乌黑的卷发向后摆着,因为跑得快,披肩滑脱了,露出小肩膀;光着细细的胳膊,穿一条镶花边的袜裤,脚上穿一双没有系带的浅口皮鞋。裙子里还藏着一个布娃娃。她正当说少女不是少女,说孩子不是孩子的美好年华。女客又在伯爵面前夸赞她:您的小女儿真可爱!是一座小火山。伯爵很高兴地回答:是啊,是一座小火山!并说女儿有一副好嗓子,一定会成为歌唱家。在座的妈妈也接话说,她现在就已经爱上鲍里斯了。鲍里斯,这位女客的儿子,当时就在罗斯托夫家。
        当大人们忙着谈自己关切的事情时,花房成了孩子们的一方天地。在那里,她窥见了哥哥和表姐索尼娅的幽会和亲吻,这是她的爱情启蒙。她接着把鲍里斯叫来,要求亲吻自己。鲍里斯脸红了,俯下身来。她索性跳上一只花桶,用两只手搂着他,正好吻在他的唇上。在两人互相表白爱情后,娜塔莎又问:(我们的爱情)永远吗?一直到死吗?
        由于娜塔莎年龄太小,世界观还未形成,加之鲍里斯急于摆脱没落困窘的现状,三年以后,也就是他们约定他向她求婚的时候,他们没有基础的恋爱告吹了。
        1810年,娜塔莎豆蔻年华的17岁。这年除夕,罗斯托夫一家参加了一位大臣的家庭舞会。对娜塔莎来说,这是一次重要的社交活动。等待她的是鲜花、音乐、跳舞,全彼得堡最出色的青年。她十分看重这次舞会:眼睛模糊了,脉搏每分钟跳一百次,血液突突地鼓荡心脏。舞会上,通过自己的保护人皮埃尔,她结识了安德烈公爵,一位失去妻子不久的军官。书中这样描写当时的娜塔莎:她突然容光焕发,露出幸福、感激孩子气的微笑。就是这莞尔一笑,开启了他们轰轰烈烈、可歌可泣的爱情大幕。
        “我早就在等你了。”面对舞伴,娜塔莎想到。他们是一对舞蹈高手。她那双穿着缎子舞鞋的小脚,轻快地旋着,她的脸焕发着欣喜若狂的光彩。安德烈也很高兴,因为他首先发现了第一个好看的姑娘。尽管书中说,由于她脖颈和手臂瘦削,并不好看。可安德烈一搂起她那纤细灵活的腰肢,她那翩翩的舞姿就在眼前,她的微笑就在眼前,她像杯富有魅力的美酒,立即冲上他的头脑。他感觉自己精神复苏了,变得年轻里了。在接下来的谈话里,安德烈欣赏她清澈的眼睛和流露笑容的喜悦的面庞;她满面笑容不是听了什么可笑的话,而是出自内心的幸福感。
        娜塔莎找到了爱情的归宿。安德烈似乎也汲取到了心灵的甘泉。舞会翌日,安德烈就到罗斯托夫家去造访,主要是去看看那个性格特殊、活泼,给他留下愉快印象的娜塔莎。初步接触,安德烈就觉得这个姑娘身上有一种对于他来说全然陌生的世界,其中充满了他不知道的喜悦。他亲身进入这个世界后,又发现了新的乐趣,一种新的和幸福的感觉在他心中油然而生。
        他们开始恋爱了,两个人都感到了焦渴。尤其是娜塔莎,什么地方都不想去,整天像个影子似的,无精打采,白天在各屋里闲荡,晚上背着人哭泣。她是自信的:自己长得多漂亮,嗓子又好,又年轻,不妨碍任何人。这么就得不到应有的爱情?很及时,安德烈求婚来了,他们之间有了一次推心置腹的交流。因为他父亲的苛刻条件:他们还要有一年的离别,婚期也必须在一年之后;一年内,娜塔莎是自由的,她可以改变自己的决定。安德烈离开彼得堡时,把皮埃尔带来了。皮埃尔是他们之间的牵线人。未婚夫告诉她:我走后,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。不过有一件事,我不在时,无论发生什么事,只找他去讨主意和帮助。他有一颗金子般的心。
        痛苦的生死离别,因为战争,因为未婚夫与他父亲的约定。“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”的话,一语成谶。安德烈杳无音信;未来的公公很病态,不接受儿子的未婚妻。在一次父女前往拜会时遭到老公爵无礼冷遇。这件事使娜塔莎伤透了心。她很无助。接着,在一次看歌剧时,在皮埃尔妻子海伦别有用心的撮合下,娜塔莎认识了她的弟弟,莫斯科纨绔子弟阿纳托利。这个天真无邪的弱女子,从此遇到了虎口。阿纳托利是玩弄女性的老手,且已结了一次婚。初次见面,他使她觉得已经那么接近,这是她和别的男人从来没有过的情形。她从剧场出来时,阿纳托利扶娜塔莎上车:握住她肘弯以上的手臂,弄得她心潮起伏,满脸通红。他则两眼发亮,含着温柔的微笑,注视着她。接着是阿纳托利无耻的求爱和阴谋诱导。他实施了和娜塔莎私奔的计划。
        当然,这个计划没有得逞,但娜塔莎也陷入痛苦的深渊。她生不如死,后来,不得不皈依神秘的宗教以疗伤。她经常到教堂做弥撒。教堂里的祈祷,使她的心灵得到净化。她在思考应当怎样生活,怎样才能重做新人。她想的是大家全体在一起,不分等级,没有仇恨;为了灵魂得救,为了升入天堂。她开始向往美丽的天使的世界。
        娜塔莎真的成为了天使。
        一次惨烈的战役,安德烈受了重伤。俄军撤退至莫斯科,罗斯托夫家也正在安排逃亡。这时,一辆拉着伤员的篷车来到娜塔莎门前的街上。她自作主张,没有经过父亲的允许,主动邀请受伤的军官住到自己的家里。无巧不成书,这个受伤的军官,就是她的未婚夫安德烈,只是她当时并不知情。
        第二天出逃时,娜塔莎表现出了她的无私和高尚纯洁,她说服妈妈,配合父亲,卸空几辆已经装好西,用来运载伤员,包括邻居家的伤员。车子出发时,娜塔莎知道了车上的安德烈与她同行。大家包括妈妈怕她经不起这样沉重的打击,只是告诉她,他的伤势严重,但没有危险;她不能去看他。她一路上眼睛睁得大大的,坐在马车的角落里,凝然不动。妈妈怕的就是再失去一个刚刚恢复过来的活泼可爱的女儿。当天夜里,娜塔莎趁妈妈睡着,偷偷去拜见她的未婚夫。尽管她知道这次见面会很痛苦,她还是决定非见他不可,一整天心中只有这一个希望。这是一个多么感动人的场面:他那发烧的面孔,狂喜地注视着她的发光的眼睛;她走到他面前,用她柔韧、年轻人的动作跪了下来。他们的手握在一起。安德烈说:是您吗?我多么幸运!此时此刻,安德烈看到的,是娜塔莎胆怯地、同情地、含着爱情的欢乐望着他的充满幸福泪水的眼睛,那双眼睛是那样绝美,眼睛后面可以听见说话的声音。
        从那天起,在整个旅途中,书中说,无论是休息还是过夜,娜塔莎都不离开安德烈。连医生都不得不佩服这个坚强的擅长护理的姑娘。书中有一个特写:(他常常从生理上感到她的接近),她侧着身子坐在圈椅里,给他挡着烛光,在织袜子。(这之前,安德烈曾对她说,在女人织袜子的动作中,有一种令人感到慰藉的东西)她那纤细的手指快速地移动着,织针有时互相碰击,他清楚地看见她那低头沉思的侧影。安德烈由衷地对娜塔莎说:我太爱你了!胜过世上的一切!娜塔莎是安德烈活着的精神支柱。但是,命运是不能违抗的,死亡还是破门而入了。安德烈在娜塔莎无微不至的照护下,平静地,幸福地离开了人间。娜塔莎给他合上眼睛,把自己的身子贴在那个引起她最亲切的回忆的躯体上,实现了他们两人精神上的神圣结合。
        1813年,娜塔莎与丧妻不久的皮埃尔结婚。战争结束了,他们的生活也和平富足起来。
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2)| 评论(1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