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简单生活  

2015-02-09 09:43:14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我想,生活越简单越好。
        我从小就见惯了过惯了苦日子。苦日子当然是简单的日子。
        就吃饭吧,早饭就是一馍一粥而已。一般人家很少炒菜。夏天凉调些黄瓜萝卜白菜,冬天则用自家腌制的酱菜佐饭。上午吃面条,长年累月不变样。晚上更是简单,老一套烧茶馏馍。以致晚饭称之为喝茶,成为习俗。邀请吃晚饭就说到家“喝茶”。这还闹过笑话。说是1960年代某村几个知青,刚来时吃派饭。主人一连几天邀一位女孩晚上到家喝茶。女孩认为自己不渴,就没有去,但很纳闷:这里的人不吃晚饭吗?问同来的人,他们都说吃呀,喝茶就是吃晚饭了。女孩恍然大悟,再叫喝茶,就不拒绝了。那时到了农闲季节,这样简单的晚饭也就真的省了。上午吃剩的饭,放在锅里;或者锅底下热灰里放两只红薯,给小孩子权当晚饭,大人什么也不吃,一家人早早钻被窝歇息。说是“人是一盘磨,睡倒不渴也不饿”,用以自我安慰。
        住的都很简陋,一色的土坯房茅草屋。这样的房子要自家建造。建房要脱坯打墙。这是很累地活。俗话说“脱坯打墙,活见阎王”。屋顶用茴草或麦秆覆盖。一到刮风下雨,要十分小心房子,不要被风刮了。以致后来读杜甫《茅屋为秋风所破歌》,“卷我屋上三重茅,茅飞渡江洒江郊。高者挂罥长林梢,下者飘转沈塘坳”,就很有体会。自己就不止一次上房压过屋子,也曾为自家房草被风刮跑而痛苦。人家杜甫房子是三层茅呀,我家只是薄薄一层。那时也暗下决心,以后有了本事,一定建一所不被风吹坏的房子。
        那时人们都很穷,说是家徒四壁一点也不错。屋里连一件像样的家具也没有。好的家庭才有一张木床。不少人家没有床,睡的是地铺,有的支一个土坯床。多数人家连一张桌子也没有,堂屋当门垒一个泥台子,放置生活用品。要说“电器”,真的就是手电筒了。
        这样的情况到1970年代后期还没有大的改观。记得1984年当时的阜阳地委开展全区解放思想大讨论,大家还认为“吃细粮、住瓦房”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标。
        弹指之间,几十年过去。现在日子过得好了,吃穿不愁,住的用的都很不错。但我仍认为,生活简简单单就好。早餐说是要吃好,一杯奶,一只蛋,营养也就够了。上午米饭、面条,两个小菜,是我所爱。晚上,一杯酒、一碗粥即可,不必肚子撑得鼓鼓的,睡着不舒坦。穿着不必光鲜,只要舒服。特别是内衣,洗得薄薄的,柔软贴身,比新的还好。房子里一床一桌一椅,能满足生活等基本需要,这就很奢侈了。年前,我还理了个平头,为的是好洗,不用怎么梳。
        简单生活,乐在其中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06)| 评论(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