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月思月享  

2015-08-12 08:00:39|  分类: 悦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面对天上的一轮明月,我亦如诗人,有所思,有所享
        过去读张若虚的《春江花月夜》,赞美诗的大气、遂远,更为诗人的胸怀和哲理所折服。“江天一色无纤尘,皎皎空中孤月轮”,描写而感慨;“江畔何年初见月,江月何年初照人”,探幽疑问;“人生代代无穷已,江月年年只相似”,思考而判断,“不知江月照何人,但见长江送流水”,惆怅而憧憬。古人对此诗已有成论,说是“孤篇横绝,竟成大家”:诗中感叹的是无尽的时空,无常的人生,思考的是人类群体与宇宙的永恒及其悲喜消亡。真的不能想象,一首诗,竟有如此的包容和厚重。
        近读李白《把酒问月》一诗,见诗中也有异曲同工的妙句:“今人不见古时月,今月曾经照古人。古人今人若流水,共看明月皆如此”。诗人写出了自己对自然时空的理解和思考,对世事推移的困惑和无奈。最后,诗人回归现实,以“唯愿当歌对酒时,月光常照金樽里”,沉湎于自我陶醉之中。
        读《把酒问月》,不能不想起苏轼的词《水调歌头》。他以“明月几时有,把酒问青天”起兴,疑问“不知天上宫阙,今夕是何年”。经过一番探寻,感叹“人有悲欢离合,月有阴晴圆缺,此事古难全”,提出“但愿人长久,千里共婵娟”的愿景。
        不为李白讳,同是写月享月,几人相较,觉得李诗不如张诗苏词的格调和气势。李白的青葱年代,张若虚已垂垂老矣,不知二人可有交集,不知他是否读过张的《春江花月夜》。我想,对这两首名诗,苏轼是可能欣赏过的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5)| 评论(3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