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一只斑鸠  

2016-08-11 07:57:08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天热得很,想回家凉快一会,刚进门,妻告诉我:“邻居平房上网住了一只鸟。”我顺着她指的方向一看,果不其然。我家院子东墙,紧贴着邻家的平房。房顶上原来养着几只鸡,用胶丝网罩着,防止飞跑。鸡没有了,网子还虚张着。只见一只鸟在网子上落着,时不时挣扎一下,有气无力的样子。
      “鸟是什么时候落上去的?”  我问。
        “昨天晚上吧。以为它能飞走,谁知……
       鸟被网住了!虽为一雀,也是一个生灵啊。我虽无曹子建睹物自怜之情,但慈悲之心还不或缺,何不为之“捎罗网”,使之“得飞飞”?想到此,忙说:“看来它是无能为力了,我来把它救下来。”
        “你怎么个救法?”
        “看我的。”
        我到屋里,搬来一把椅子,放在墙边的柿树旁。人站在椅子上,手攀住树枝,一个鹞子翻身,蹲到了树丫上。我从树丫登上墙头,再沿着墙前走几步,就到了鸟被网住的地方。妻一再告诫:小心,小心!我边答应边看小鸟,原来是一只斑鸠。        我对斑鸠自有好感:喜欢它对人的友善,喜欢它的叫声,也喜欢它的痴呆。《诗经》有曰:“于嗟鸠兮,无食桑葚;于嗟女兮,无与士耽。”可见,斑鸠自古就是人们友好相处的伙伴。我西边的邻居檐下,就住有两只斑鸠。它们虽住在邻院,却从不分你家我家,整天在院子里飞来飞去。老斑鸠年年育雏。小斑鸠刚会飞,父母就带着它们落到院子里觅食。春天的黎明,人们还未起床,它们就一声声的啼叫,咕咕,咕——咕。有时叫声还引起远处斑鸠一递一声地唱答。至于它们的痴呆,记得有首诗写寒风中的斑鸠:“候鸟纷纷返回去,枯枝呆卧傻斑鸠。痴头不与天时变,凌冽风中尽缩头。”是呀,这斑鸠会筑巢的,怎么自己在寒风中缩头缩脑地傻挨冻呢?至于“鸠占鹊巢”,怕不是莫须有吧?这缩头的呆鸟,年年岁岁做着一个冤大头!且不管它,先救下再说。
        “是只小斑鸠!”我告诉妻。
        妻仰望着我说:“喔,不会是邻院的吧?没听说他们家斑鸠现在育雏呀?”
        我说:“可能是别的地方飞来的。”
        我把手伸向斑鸠,它的身体微微动了动,眼睛无辜地看着我。看起来它连惧怕的力气都没了。它的一只翅膀被胶丝网死死地缠着,我怎么也解不开。我索性让妻拿来剪刀,一点一点把胶丝剪去,把它从网里掏了出来。这时,斑鸠的双眼半闭半合,软软地躺在我的手里。我从树上爬下来,把它放在阴凉处,让它歇息。好长一会,它还是不动。我担心它会死,用手触动一下,它的眼睛微微睁一下,又闭住了。我想,它肯定是饥渴导致的精疲力尽了,喂食又不能吃,何不喂些牛奶。我找来注射用针管和牛奶,把它的嘴掰开口饲。
        晚上,我第三次喂它牛奶时,见它已经端正地卧着,两只眼睛已经有神了,定定地看着我,好像很感激的样子。第二天,我又去喂它,它已经不服从了。我见它蹒跚地走着,已经能觅食了。但翅膀斜垂着,伤痕隐约可见。我就撒一把米在地上,任其觅食。
        这只斑鸠在院子里自由自在,溜达了两天。一天的早晨起来后,不见了斑鸠的踪影。我想,没有也好,它在大自然中会更自由。但过了一会,又发现墙根有几根零碎的羽毛。我又想,不会是出现了意外吧?听邻居说,最近这里有一只黄鼠狼出没,怕不是……
        不去想它了,该去的就由它去吧。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35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