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昭苏看马去  

2016-09-10 08:52:20|  分类: 萍踪林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同学长城在新疆伊犁工作,几年来,多次邀我去玩,但因杂七杂八的事总未成行。今年春,他回来探亲,说是七月伊犁要举办2016年国际天马旅游节,盛况空前,你一定要去看看,看看那些名马。我想再不能爽约了,7月8日,便和几位好友登上了赴伊犁的旅途。
        经过将近20个小时汽车、飞机、火车的长途奔波,9日15点许,我们在尼勒克站下了车。长城的家在尼勒克,他和妹妹桂珍来接站,还要尽地主之谊,一定要我们先到家里看看。再者,观看伊犁天马赛事,是他妹夫华林联系促成的。华林还在家里,我们要一块去才成。
        山路蜿蜒曲折。一个多小时后,我们到了尼勒克县城。虽然过了午饭时间,但丰盛的饭菜美酒早已备好,只等我们大快朵颐。饭桌上,长城及嫂子老马、华林和桂珍,不时向我们介绍天马旅游节的情况,原来天马旅游节举办地昭苏县,离这里还有一二百公里的路程。为不耽误明天看马赛,我们决定今天赶到昭苏去。
        吃完饭,稍事休息,已经18点了。新疆的天黑得晚,这时太阳还是老高老高的,悬挂在西边天际。我们出发赶赴昭苏。
        车子原路返回,越过铁路,途径巩留、特克斯,一路西南,翻山越岭,进入昭苏。说真的,未来新疆之前,我还真不知道昭苏是个啥地方。还是临行做了一些功课,从书上了解一些昭苏的事。说是这昭苏历史悠久,有着很有很多的故事。她地处伊犁河上游,是被南天山、阿腾套山、乌孙山、查单山围起来的一个高山盆地,特克斯河贯穿其境。其地属于湿润冷凉型气候,春秋相连,几乎没有夏天。这里水草丰茂,宜牧宜农。果不其然,我们的车子在昭苏的山间川原上行驶,沿途大片大片的油菜、薰衣草正值花期,迎着晚霞。金黄、绛紫的花色交相辉映,使人眼花缭乱。进入牧区草原,就像进入了绿色的海洋。绿草纤纤,漫山遍野,不知名字的野花,红、黄、蓝、紫,点缀其间。车窗外,不时有在眼前闪现。远处,蓝天白云下,老牧民悠闲地坐在马背上,马儿在自由自在地吃草。哦,这么美的牧场,得天独厚,怕不是专为这儿的良马而设吧?书上说,这里是古乌孙国,盛产良马,汉朝即被誉为天马,“天马徕兮从西极,经万里兮归有德”,汉武帝一高兴,将公主细君嫁给了乌孙王和亲自此,一个弱女子,用柔嫩的肩膀肩负起国家的重任,多么难能可贵啊!曾几何时,乌孙的天马良驹,不远万里,不时被送到中央帝国,成为西域和中原各族人民联系的纽带。
        当天晚上,我们下榻在一个叫天骏的酒店。晚饭后,已是十一点多,我怎么也睡不着。心想也巧,我来看天马,却住在叫天骏的酒店,很有意思。沿途远距离看马,不怎么清楚,它们是不是像介绍的那样,头颈昂扬、明眸大眼,四肢强健、清秀灵活?当夜,我在对天马的想象中进入梦乡。
        第二天,是伊犁天马国际旅游节开幕的日子。一大早,我们就整装待发,准备去昭苏的西域马场,这里今天就要被命名为“天马文化园“。说是整装,一点也不假,我们都加了一件夹克外套——外面气温只有不到摄氏10度!半个多小时的车程,喀尔坎特马场眼看到了。马场上晴空丽日,碧草连天,彩旗猎猎,游人如织。马儿在哪里呢?怎么看不到马呀?又走了一段较长的路,进入安检门后,前方出现了几个很大的栅栏。哦,栅栏里出现了许多马匹,黑色、灰色、枣红色。它们有的在驰骋,有的在徜徉,有的在安详地站立歇息。我紧走几步,来到栅栏边,得以近距离观察它们。这就是今天参赛的马匹,应该是天马了。看,它们身骨是多么矫健,它们的脖颈是多么强劲,它们的皮毛是多么滑顺,它们的眼睛是多么明亮!一经驱使,它们定会仰天长啸,纵横驰骋!对了,它们就是我昨夜的梦中之马。
        我们来到观礼台,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。这时,天上飘来几白云,神不知鬼不觉,竟哗哗地下起雨来。天气骤冷,我不自觉的把夹克裹紧一些。这么重要的赛事,老天要来煞风景吗?我问身边的长城,他告诉我,不要紧,这里的天就这样,说下就下,说晴就晴。还真让他说准了,半个时辰,云彩被一阵风吹走,天很快放晴了。赛马之前,要有一个隆重的仪式,还有一个主题为“马与民俗”的大型表演活动。政府要以天马为产业,推介伊犁乃至新疆的旅游,推动当地经济的发展,增进人民群众的福祉,用心良苦,令人钦佩。领导讲话都很中肯,文艺表演有声有色。舞龙耍狮、细君和亲,突出了节庆的主体,但我更向往的是马。
        表演结束,我期待已久的赛马开始了。赛马分两个阶段,第一阶段是表演赛。我们看到,不同品种的马陆续从观礼台前通过。驭手们身穿色彩鲜艳的民族服饰,有的端坐马上,有的仰卧马背,有的侧身马腹,做着各种高难度的动作。最精彩的是一人脚踩两马,并辔前行。最美观的是一群飒爽英姿姑娘,乘着一色的高头大马,骏马配佳人,给人唯美的视觉反差。后面出现的是马的方阵。一位位手持红旗的骑手为先导,大约百十匹马组成一个方阵,在马道上一一驰骋而过。最激动人心的时刻来到了,一个个方阵打破了次序,人们跃马扬鞭,马头昂起,四蹄生风。瞬间,马阵如同决堤的洪流、奔腾的烈火,铺天盖地而来。刚才,天马显露的些许温情,骤然变得英气骏朗、刚烈骁勇。天马啊,我怎么称赞你呢?这时,我想起了李白的赞誉之词:天马来自月支窟,背为虎纹龙翼骨。嘶青云,振绿发,兰筋权奇走灭没。腾昆仑,历西极,四足无一蹶,尾如流星首渴乌,口喷红光汗沟朱。逸气棱棱凌九区,白璧如山谁能沽。马赛结束了,我还沉浸在诗人对天马的赞美之中。
        行程的关系,当天上午,我们只看了国产马的丝绸之路杯速度赛。以后的赛事,诸如韩国马会杯速度赛、国际马上角力、伊犁马选美等活动,只能遗憾了。
        下午,我们来到小洪纳海草原,想更近距离地接触天马,更想体验一下亲自骑乘天马的感觉。碧绿的草原一望无际,远处天山的雪峰在夕阳下闪烁着银辉。我心情舒畅极了,在哈族牧民的帮助下,小心翼翼地跨上马背,按照指导意见,两手牵着缰绳,两腿夹着马腹,蹒跚地行进在草原上。啊—啊,啊—啊!我对着天空高喊,我骑马了!我骑天马了!
谁知这马一听我喊,不知什么指令,竟一路小跑起来,把我差一点颠下来。我忙俯下身子,趴在马背上。心想,马儿呀,我虽喜欢你的刚烈,但这会你还是温柔点儿吧,我可不是一个优秀的骑手。
        我下了马,还心有余悸。同伴问:你刚才喊你骑的是天马?我嗔怪他道:是呀!你能说他不是天马――天山之马!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)| 评论(3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