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看门的老石  

2017-06-05 08:48:20|  分类: 回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1995年前后,我在某镇工作。镇政府大门右侧的门岗室,住着一位看门人。
        他当时大约60多岁的样子,黑瘦细高的个子,两条腿像一双筷子,脸也是狭长的。他啥时候来镇里看门,叫啥名字,很少有人清楚。只知道他姓石,邻县人,家中已没有亲人。大家都叫他老石。
        简陋的门岗室就是老石的家:一张床,一把破椅子,一个有点歪斜的旧纸箱子。窗前燃着一个煤炉,炉子上坐着一只水壶。一个长方的小案板,用几块砖支着,上面凌乱地放着锅碗瓢勺。这就是他的全部家当。
        看门是老石的主要职责。上班时间到了,他把大门打开。下班了,再把门关上。好在大院上班的人都认识,村居干部也熟悉,加上当时治安状况也好,看门的事就简单了。由于看门的事好做,他就兼起打扫院子、烧茶送水的差事。当然,烧茶水的煤是镇里负责买。黎明即起,他就拉开炉门,放一把米在锅里,再馏上一个馍。然后出去打扫院子。半个小时,院子扫完,粥熟馍透。他简单吃了早饭,就把水壶坐上烧水。等水烧开,上班的陆续到了。他就拎上水壶,挨个房间倒水。碰到会议,他就把水壶拎到会议室,从主席台领导起,再台下听会的人,倒水续水,忙个不停。
        老石穿衣很简单。一年四季,春到夏,夏到秋,一件灰褂子,灰裤子;冬天换上的棉裤棉袄,也是黑不溜秋的颜色。一身的灰色,好像没有变过。是个很木纳的人。平时很少见他说话。问他话,他总是毫无表情地回答“嗯”、“好”、“知道了”,超过三个字的话几乎没有。
        老石是个不太讲究的人,手和脸都是黢黑的,满是皱褶。但他为大家服务,大姑娘小媳妇,哪怕是上面来的有头脸的,也没见人苛烦。相反,大家还很关心照顾他。那时镇里干部饭局多,吃不完的菜,打包带回,放在门岗上,就是老石的了。他也不推辞,只是脸上现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喜悦,算是笑纳了。一次我听说他生病住院,也跑去看望。还顺便为他买了稀饭油条的早餐,他也只是点头会意:“嗯,我吃。”大家认为,老石就像自己的家人一样。
       后来, 我从镇里调到了其他单位,从镇大门前经过,还时不时见到老石。几年后,镇里找到我,说他年龄大了,不适宜看门了。但失去了工作就没有了饭碗,想为他办个低保,作为安置的补偿。我告诉镇里,把他的户口转来,落实到社区。我这里特事特办。
        老石是我见到的少有的老实人。但后来听说,他也结识有几个朋友。其中有一个相好的,是个一时衣食无着女人。人们打包送去的饭菜自己吃不完,或舍不得吃,就发扬风格,想着法子送给她吃。一来一往,就熟悉了。我想,人非草木,孰能无情。这不能算作绯闻吧?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6)| 评论(3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