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红枫之林

红枫之林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新婚燕尔  

2017-09-04 09:32:07|  分类: 悦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       洞房花烛夜,新婚燕尔时,人生一快事也。试述一二。
        镇西将军谢尚(晋)纳宋祎。祎先嫁王敦为妾。尚一表人才。新婚夜,谢问新妇,我和王大将军比,怎么样?有自我表扬之意。祎也是见过世面的主,早把前任的感情忘到爪哇国了,便投怀送抱,乖娇语谢:王与夫君,田舍小子与达官贵人也。一席话,说得谢心酥体痒,遂颠倒衣裳矣。
        温峤(晋)纳表妹。温有堂姑,家值离乱,唯有一女,甚有姿慧。姑母托付侄子,为女儿物色佳婿。其实,温早已钟情表妹,加之新丧妇人,密自娶之。便对姑母说,佳婿难得,但找一个像我这样的如何?姑母说,我们家这处境,能为你妹妹找个吃饭的人家,已足慰我余年,哪能奢望找到像你那样优秀的人呢?姑母见侄子已经答应,喜;表妹自笑。过了几日,温来报告情况,对姑母说,已觅得婚配之家,门第尚可,女婿名气官位也不比我差。当时,拿了一个玉镜台作聘礼。姑母见事成,大喜;表妹窃笑。新婚之夜,交拜礼甫毕,表妹急忙扯掉挡脸的纱巾,抚掌大笑说:我本来就怀疑是你这老家伙,果然不出所料!温说:傻妮子,你不知人家早就喜欢你,只是怕人说老牛吃嫩草。表妹说,怕就怕哥哥欺负我。遂燕尔。温峤时年三十许,表妹正豆蔻年华。
        以上故事见《世说新语》。
       《浮生六记》中,沈复自娶表姐芸:儿时随母归宁见芸,两小无猜,深缘分。 芸字淑珍,称淑姊。便央求母亲,“若为儿择妇,非淑姊不娶”。沈复好眼光,这妹子长得“削肩长项,瘦不露骨,眉弯目秀,顾盼神飞”。其母亦爱侄女温柔,即脱下金约缔结姻缘”。长大后成婚。花烛之夕,“头巾既揭,相视嫣然”。合卺后,二人并肩夜膳,“余于案下握其腕,暖尖滑腻,心中不觉怦怦作跳”。夫君说,淑姊何不吃点东西?回说,适逢斋期,已经几年了。沈复思忖,芸吃斋之初,正是自己出水痘的时候。就对她说,淑姊吃斋可是怕我成了麻子,看我现在光鲜无恙,你从今开斋好吗?芸笑之以目,点头为允。因芸当夜为沈复的姐姐款嫁,出堂陪宴,沈复自己与伴娘拇战对酌,大醉而卧,醒时芸正晓妆。沈复甚是遗憾,当天忙完姐姐的婚事归来,已是灯残人静时分。悄然入室,见芸卸妆未卧,“高烧银烛,低垂粉颈”,不知看何书,以致出神入化。沈便偷偷抚其肩说:姐姐连日辛苦,为何还孜孜不倦呀?芸惊觉,忙回首起立说:正要睡,开橱发现此书,早听闻,就是没机会欣赏,今始得见。沈复一看,书乃《西厢记》。夫妻谈“西厢”,“比肩调笑,恍如密友重逢。戏探其怀,亦怦怦作跳。”便附耳对妻子说:为何心跳这么厉害?芸回眸微笑道:只怕是夫君贼喊捉贼吧?妾觉得,有的人昨日就心跳了。缕缕情丝摇人魂魄,遂“拥之入帐,不知东方之既白”。
        
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20)| 评论(11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